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 正文

给网红主播“卸妆”

日期:2021-11-25   

  剁手党兴奋地拆包一个个快递时,十多天前,还在直播间大喊“买它买它……”的主播们正在瑟瑟发抖。

  随着雪梨、林珊珊被追逃税款处以巨额罚款,一场针对网红主播的查税风暴已势不可挡。留给他们主动报告、纠正问题的时间已经不多。

  刚刚过去的双11,头部网红主播频频翻车。欧莱雅打破了李佳琦、薇娅的最低价神话;辛巴又一次直播间控诉快手对自己的“不公”。

  刚刚过去的双11,既是普通购物者的剁手时刻,更是网红主播们的狂欢时刻。他们透过小小的手机屏幕,给守候在另一端的粉丝们,用各种手段推介一件件超低价的商品。随着一声声上链接、OMG!买它、买它、买它……粉丝们的钱,都变成了一个个快递包裹,也变成了网红主播们的带货数据以及收入。

  仅在预售第一天,李佳琦、薇娅直播间,就分别拿下了106.53亿元和82.52亿元销售额,雪梨以9.3亿元位列淘宝主播第三位。李佳琦、薇娅一天的销售额,就已超过了绝大多数A股上市公司全年营收。

  即便按最低的20%佣金比例,头部主播能赚多少钱,一眼即明。也难怪,众多年轻男女纷纷投入到平台和MCN机构的怀抱,希望自己能成为明日之星。

  网红主播收入大,且来源复杂,因此,他们想方设法避税、逃税,让更多收入留在自己的腰包中。

  上海崇明岛,是著名的“税收洼地”,李佳琦、薇娅(黄薇)均这里设有多家个人独资企业。

  网红主播的收入来源构成主要是个人薪资和劳动报酬,最高适用45%的税率(超过96万的部分)。大多数高收入的网红主播,将个人收入转变为企业收入,税率大幅降低。

  一个多月前,郑州市金水区税务局向一名头部网红,追征了600余万税款,瞬间冲上热搜。一帮数学爱好者就此推演,这名网红主播的收入在1500万至3300万之间。

  这一轮对网红主播的查税风暴,此前已有征兆。9月18日,税务总局下发通知,要求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。明确表示,在今年底之前,能主动报告并纠正问题,可以从轻处罚。

  不久,税务总局即公布,两名网红主播涉嫌以隐匿个人收入、改变收入性质等方式偷逃税款,金额较大,已被立案,由上海、浙江、广西三地联合办理。

  昨日,杭州市税务局披露,朱宸慧(雪梨)、林珊珊两名网红主播,偷逃个人所得税,对二人实施追缴税款、加收滞纳金并拟处1倍罚款,分别为6555.31万元和2767.25万元。

  监管部门重拳出击,并对严格实施处罚。可以预见的是,在余下的1个月多时间里,或迎来一波网红主播补税潮。

  最低价神线,这个由阿里生造出来的全民购物狂欢日,已走过了12个年头。从当初简单粗暴的打折,到如今预售、跨店满减、购物金膨胀……考验着用户的脑力。平台战线的无限拉长,也在挑战用户的耐性。

  头部网红坐拥数千万粉丝,更够获得更大的曝光度和流量支持。头部MCN机构,更是与平台之间,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  薇娅背后是谦寻、李佳琦背后是美腕,两家公司都接受了阿里的间接投资,已成为了利益共同体。

  美腕当前仍主要靠李佳琦一个人直播间战斗,而谦寻则走的是网红孵化的MCN路径,除了薇娅之外,还有林依轮、李静、李响、李艾等数十明星艺人以及网红主播。

  成为了淘宝平台的头部网红,李佳琦、薇娅拥有更多资源,这些也成为了他们与品牌谈判的砝码。

  为什么爱网购的女生们,每天晚上都爱守着二人的直播间,听他们播广告。是因为他们讲解得到位吗?是因为他们的“演出”精彩吗?都不是!追随是因为“全网最低价”,而且还有大量的小样、赠品奉送。如果运气爆棚,或许还能有幸抽到奢侈品包包。

  然而,李佳琦、薇娅的最低价神线被巴黎欧莱雅打破了,引发了大量投诉。二人甚至不惜与品牌方撕破脸,并给出24小时的处理期限。

  要知道,李佳琦在成为“口红一哥”之前,只是巴黎欧莱雅的一名普通柜员。正是公司早期给了他机会和支持,他才走上了网红之路。

  欧莱雅方面最终做出了妥协,拿出了送券的方案。就目前来看,这一方案并没有获得所有消费者的满意。李佳琦与薇娅的合作能否持续,需要打一个问号。

  欧莱雅事件,让头部大牌与头部主播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。品牌如何在自身价格体系,与主播直播间的曝光和销量之间找到平衡点,这将是一个长久且复杂的命题。

  一贯高调、爱出奇招的辛巴,原本计划要赶在双11之前大干一场,做一次持续长达36小时的直播。为此,辛巴家族全体成员提前多天为这场直播活动预热,并且储备体能。同时,直播间引入一众一线大牌,并拿出诱人的优惠力度。希望刷新自己去年的单场带货记录。

  10月31日中午12点,辛巴准时坐进了直播间。然而,直播间的人气,并没有达到他想象的高度。

  第一款产品棉密码,是辛巴创立的品牌,自营工厂生产。卖出了90多万单,成交额近1.8亿,与5亿元的目标相去甚远。

  随后,直播间拿出王炸产品,由品牌方直供的“天气丹”。在付款的过程中,先付定金再付尾款的预售方式,复杂的交易流程,直接激发了辛巴的暴脾气。他很快下播。

  这场直播,虽然最终收获了8亿销售额,稳居快手榜首,但远没有达到30亿的预期。

  带货数据之外,辛巴在直播间对平台的讨伐、对品牌方和粉丝的致歉,再次挑起了辛巴和快手之间的矛盾。

  过去,9000万粉丝的辛巴账号已多次被平台暂时封禁,他仍忍不住在直播间喊话快手。

  他认死理!他说自己花几十亿积累的流量,平台一改规则,就将自己的流量变成公域流量,他对此不能接受。高原玫瑰綻放催生“美麗經濟”www.013ie.cn